一些银行与地方合作推出住房租赁监管及交易服务平台,提供贷款服务——贷款租房,叫好还要叫座。

  有规范统一的长租房房源、能为租房提供优惠贷款、闲置住房也能放心“托存”……如今,不少城市推出住房租赁监管及交易平台,满足百姓租房需求,还能提供配套租房贷款,前景广阔,大型商业银行纷纷试水住房租赁贷款市场。然而,租房贷业务也遇到了一些成长的烦恼,包括房源不足、选择不多、配套公共服务不完全等。近日,来到广东深圳和佛山,对住房租赁贷款市场进行了走访。

  租约稳定,缓解不少租金压力

  “‘按居贷’给我解决了26万元缺口,一次性付清3年租约的压力也没那么大了”

  “不仅租房方便,还能享受便捷的合同管理、租金管理等线上服务功能,实现‘一键管房’,真的很省心!”最近,深圳某公司职工李拓在深圳“住房租赁监管及交易服务平台”新租了住房。在这个平台上,租户不仅能找到长租房源,还能搭上便捷融资快车,享受住房租赁贷款服务。

  长租房贷款是金融助推住房租赁市场的一大创新,广东省是创新试验区。去年11月,建行广东省分行率先与佛山市联合推出国内首个政银合作的住房租赁监管及交易服务平台,不仅汇集了丰富的租户、房主信息和房屋信息,政府部门还可据此全面掌握全市租赁市场规模、租金价格波动水平和人口流动等情况,并与相关部门人口管理系统对接,完成“一键监管”“一键监测”。

  这一模式现已复制推广到广东全省乃至全国。去年11月,建行在深圳开启银企合作,首批推出5481套长租房源,并发布国内首款个人住房租赁贷款产品“按居贷”。建行与11家房企合作,为长租客户提供无抵押、无担保的个人住房租赁贷款。截至目前,在建行平台使用按居贷的客户占平台签约租赁客户的40%,按居贷金额约1200万元。

  李拓选中的新家,位于建行深圳分行最先推出的长租社区——龙华“润达圆庭”。这套四房两厅两卫的房子面积110平方米,精装修,家具家电一应俱全,下楼走500米就是地铁4号线,每月租金7800元。

  李拓签了3年合同,房租加上2个月押金一共29.6万元,一次付清。“好在建行‘按居贷’给我解决了26万元缺口,一次性付清3年租约的压力也没那么大了。”李拓算了一笔账:一次性支付3年租金可以打九一折,加上利息,与逐月支付相比,每个月还省了85元。

  据了解,建行推出的个人租房贷款“按居贷”主要基于借款人资信状况,采用“信用+保证”的形式,根据借款人的工作年限、收入、公积金缴存、央行征信等情况,可给予期限最长10年、额度最高100万元的贷款。

  截至6月末,建行已与320个地级市及以上行政区合作签约,基本实现签约合作全覆盖,其中243个城市平台已上线。在平台上,建行与近1500家企业合作,其中住房租赁企业近千家,累计上线房源77万余套,储备房源29万套,已出租超过15万套。

  供给不足,满意房源还不够多

  “只有解决了房屋来源这一关键难题,才能增强交易平台的吸引力”

  在佛山南海金融高新区工作的刘莉最近正为寻找新房源发愁。租房中介说,她现在租的房子月底到期后,房主要涨价。“租期就1年,房租年年涨。在中介那里租房,每半年或1年就得重新签一次约、涨一次价,每回中介还要收取不菲的佣金,实在太烦了!”刘莉说。

  刘莉打算在政府部门推出的“佛山住房租赁监管及交易服务平台”租房。她用手机扫码下载客户端,登录后发现,平台的服务功能真不少:寻找房源、房源验真、合同签订、租房融资、资金支付等各环节,都能在线上一气完成。

  可刘莉最终还是没有在平台上选中房子。按照刘莉的选房标准,平台上的长租房源并不多,大约只有20套,左挑右拣没有选到合适的。

  “房源不足、交易不活跃是政银合作‘住房租赁监管及交易服务平台’遇到的难题。”广东省房地产学会研究员韩世同说,珠三角房屋租赁市场发达,但原有的个人住房租赁市场信息不公开、不透明、信息不对称,限制了原有部分住房转入租赁平台的通道,“只有解决了房屋来源这一关键难题,才能增强交易平台的吸引力。”

  据介绍,目前长租房的来源主要有三种:一是开发商通过在土地交易市场拍得“只租不售”住宅用地,用于开发“长租公寓”。这类住房还在启动建设阶段,总量不多。二是部分机构将旧厂房、旧物业、旧写字楼整体承租,改建成统一装修、统一配套、统一管理的长租公寓,受到年轻人的喜爱,但价格不菲。三是借助公共平台,将社会上散落的居民住房集中起来,这是最有潜力开发的长租房源。

  如何在“住房租赁监管及交易服务平台”汇聚散落的居民住宅?今年上半年,建行广东分行在广州试点推出了一项“存房”业务,激活社会上闲置房源。客户将房子的租赁权“存”到建行,建行会对其房产未来3—10年租金收益进行专业评估。房主认可后,建行会一次性支付全部租金给房东,由此获得房屋的长期租赁权,然后将相关房源租赁权移交给专业机构经营运作,用于出租。目前,广东、上海、陕西、河北、湖北、浙江、江苏分行已开展“存房”业务,累计受理申请6500笔,受到不少房东的欢迎。

  “一次性转让多年的租赁权,很多人担心赶不上租金上涨,租金收益会不会吃亏?但是我算了一下,一次性拿到40多万元租金,综合来看还是不错的。”办了5年“存房”业务的广州市民曹琳说,如果一年一签,除了找中介要付佣金,手续麻烦,还要担心家具家电的损坏。但是,“存”给银行的租赁公司,省掉不少麻烦,而且有银行信誉作保障,更加放心。一次性拿到40多万元租金,可以一部分用作家庭消费,另一部分做理财,收益上并不吃亏。

  今年6月15日,建行成立了全国首家银行系住房服务公司——建信住房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建行将以新模式投入住房租赁市场的建设和发展,为人们提供更丰富、更可靠、更实惠的房源,让租房户租得称心,住得安心。”建行相关负责人说。

  落实“租购同权”,提升贷款租房吸引力

  “租房贷款存在房东利用租房规则借租房贷款产品套现的可能,要严格监管挪用租赁贷款资金去炒房等现象”

  随着“租购同权”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选择长租房。租房贷款的推出,使租客只需要支付一点利息、按月还贷,就可以一次性签订数年租房合同,同时解决了房租一次性支付的压力和房租上涨的烦恼。但要真正发挥好它的作用,还要在市场和实践中不断改进。

  “租购并举”是建立我国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在充分保障租客权益的同时,也能加快金融产品和服务逐渐从购房领域向租房领域铺开。

  专家表示,在优质公共资源供给不足的情况下,租购同权能落实到什么程度还有待时间检验。如果租房也能轻松落户、让孩子顺利入学,估计不少人都会选择长租,不用整日看着高额首付发愁。

  去年7月,广州发布“租购同权”系列政策,将符合条件的承租人子女享有就近入学等公共服务权益纳入,成为扶持住房租赁市场发展、促进市民待遇均等化的一项重要举措。

租赁住房用地供应纳入年度土地供应计划,另一方面则允许将商业用房按规定改造成租赁住房,土地使用年限不变,调整后用水、用电、用气价格按照居民标准执行。新政策最大的变动,在于赋予符合条件的承租人子女享有义务教育等公共服务权益。此举进一步增强了租房的吸引力,而租房贷款的需求也跟着水涨船高。值得注意的是,贷款租房在推广过程中,也遭遇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有些潜在风险值得警惕。

  “租房贷款需要防范二房东转租套现等现象。”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租金备案制很关键,在后续租赁合同中应该约定一条是否可以转租的规定,“要严格监管挪用租赁贷款资金去炒房等现象。”